林汐是熊孩子

要是喝ab胶能一下子死干净吗
不想体验被救回来
还要手术或者洗胃的感觉
也不想看到其他人疲惫又厌恶的眼神

好难

只有痛苦
交到新朋友好难
(当然,并不想结交狗屎)

和旧友维持关系也好难
所以孤独才是正统吗
身边的人越来越少
不论是从我身边消失
又或是从这个世界消失


我应该
呐喊出声吗
每当我想要嘶吼
喉咙就如同破碎的
发不出任何声音

我所能够诉说出的
不及我感受的万分之一


我为什么
要活着
没有没有
除了痛苦
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心脏无法再控制了
所有的美好都流逝在无垠的世界
内心里只有空虚
任何事物人
都无法填充的空虚
人作为一具空壳
一具浮尸
在这世间
。。。。。。

恭喜我
没有朋友辣

以前画的自己和媳妇
:D

流下了不会画奶*子的眼泪

这么想想
还真是
每天都在哭

真的
非常想念您

幸好你没有看到过我的lofter